娱乐看点_热门娱乐资讯聚焦地

一集封神,豆瓣8.7分,盖不住这部开年最强韩剧

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 > 正文
Date:2021-05-08 09:44   来源:娱乐看点网   

  去年暑期,由tvN电视台制作的韩剧《恶之花》,15.7万人在豆瓣上打出了8.8的超高分。

  同样是这家韩国高品质电视台,在今年开春为我们送上了潜力股《窥探》,一部不亚于《恶之花》的科幻犯罪剧。

  如今,该剧豆瓣评分8.7,在悄无声息中被无数剧迷四处安利,送上微博热搜榜。

  毫无疑问,《窥探》以其“19禁”的大尺度题材,再次挑起了观众的兴趣。儿童犯罪、病态基因、连环凶杀,每一个都是深水炸弹,让人难以停下追剧的脚步。

  01

  1995年,韩国连续发生多起凶杀命案,这些受害者都有一个共同特征:被人砍断头颅之后弃尸。警方调查总结,这些命案乃同一罪犯所为。惶恐不安的市民们为其取名“头颅猎人”。

  从这起连环凶杀案,引出了本剧最核心的科幻设定:病态人格基因。

  所谓的病态人格基因,是指随社会发展出现的突然变异的遗传基因。拥有这种基因的人,缺乏人类最基本的共情和怜悯能力。

  而在剧中,韩裔科学家丹尼尔博士,已经研究出了通过检测孕妇胎儿,来判断他/她是否具有病态人格基因,其检测精准度达到99%,剩下的1%则可能是天才。因为,病态遗传基因和天才基因结构非常类似。

  本来,韩国政府打算施行丹尼尔博士的这一科学检测手段,在国内从此杜绝连环杀人犯凶手。但基于那百分之一的天才可能性,最终未能施行。

  而政府上层的这一决定,成为本剧后续故事发展的导火索。

  回到上文中提到的“头颅猎人”连环凶杀案事件,凶手最终在雪夜猎杀一家四口人时出现纰漏,其中一位8岁的男孩因此逃脱,并将凶手指证。

  “头颅猎人”韩书俊随即被判死刑,可他那怀孕多时的妻子却陷入了深深的纠结。因为,她腹中的胎儿已遗传了父亲的病态人格基因,很可能在未来成为第二个恶魔。

  生还是不生?韩书俊的妻子打算赌上1%的概率,将乳名为“祝福”的胎儿生下,交由上天决定。

  与此同时,另一位孕妇的腹中也怀有携带病态人格基因的胎儿,只不过她的丈夫是个十足的老好人,甚至为了拯救他人而早逝。

  还有一位8岁男孩高武治,他的父母被韩书俊残杀,哥哥被打成残疾。受此影响,他自小对所有罪犯怀有强烈的仇恨。

  时间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三者都长大成人,开启了剧集的正片故事。

  韩书俊妻子当下的儿子成耀汉,成为了一名外科手术医生,且和新发生的一系列连环杀人事件都有着紧密的联系,更是将丹尼尔博士设计杀死。

  貌似是另一位孕妇的子嗣,且携带病态人格基因的男生郑巴凛,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巡警,也是个孝亲敬长的老好人,然而他过分良善的背后总透露着一丝神秘。

  至于高武治,在抓捕凶杀犯的路上越走越偏执,在失去一切挚爱之后,他将自己的生命全部付诸于连环凶杀案。

  《窥探》一剧即使到了第四集,依旧没有透露半点成耀汉和郑巴凛两人的真实身份,表面来看,他们截然不同,正邪两立,可实际上他们就像一对双生子,在正邪之间难以分辨。

  02

  能将罪犯的心理面貌展露的如此逼真,源于本剧并非是编剧的头脑风暴,而是基于2017年在韩国仁川发生的一次恶性凶杀案件。

  当时,一位17岁的高中女生,将另一名8岁女童诱拐到家中残忍分尸。而且经调查发现,这位高中罪犯还有另一位共同策划谋杀的帮凶——其19岁的网恋女友。

  关键在于,事后两人在法庭接受审判时,竟然毫无愧疚负罪感。

  曾担任《一枝梅》《神的礼物-14天》等口碑剧编剧的崔兰,在深入了解到这一恶劣的未成年人凶杀案后,便打算以“罪恶天性”作为切入口,撰写一部犯罪剧。这便是《窥探》的由来。

  而从科学层面来看,剧中的“病态人格基因”这一科幻设定又并非完全杜撰。

  在19世纪70年代,意大利犯罪学家切萨雷·龙勃罗梭将精神病人、罪犯和普通人的头骨进行比对,试图从人体结构层面,在根源上找出不同寻常的参数。

  1993年,受龙勃罗梭的影响,遗传学家汉斯·布鲁纳对荷兰某家族中的男性反社会行为进行基因研究,发现他们的基因序列都在X染色体上出现了变异。布鲁纳便将其称为代号“MAOA”,即《窥探》中病态人格基因。

  但《窥探》想要探讨的,并不是人类以生物基因工程技术果真能断定变态杀人犯的身份,而是当这些胎儿带着与生俱来的“诅咒”时,他们是否真的会成为变态杀人犯。

  这不仅和《恶之花》中,男主角白熙星在患有“冷血精神病”之后,是否具备爱人的能力的主题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也和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所提出的“魔丸”和“灵珠”的转世,到底是受天命驱使,还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内核颇为相似。

  《窥探》一剧在此制造了伦理学中经常会出现的人性困境,即到底是该把大多数人的生命置于优选项,还是把单个个体的生命视为同等重要?

  英国哲学家菲利帕·福特就曾在1967年提出过著名的“电车难题”:当一个疯子把五个无辜的人绑在电车轨道上,一辆失控的电车朝他们驶来。但此时你可以拉动拉杆,令电车开到另一条轨道上。然而问题在于,另一个电车轨道上也绑了一个人。在此情况下,你是否会选择拉起拉杆?

  这一伦理困境,只是《窥探》所提出的第一个问题,即我们是选择扼杀携带病态人格基因的胎儿,还是任由他/她诞生?

  可在本剧第一集之后的大部分剧情中,实则提出了第二个更为复杂的问题:当两个携带病态人格基因的孩子,一个知悉了自己的秘密,且在恶劣的环境下成长(从小杀戮不断的韩祝福),一个对该秘密一无所知(父亲是善良之人的孩子),二人的未来会有所不同吗?

  换句话来说,恶魔到底是由上天抉择?还是由人培养出来的?

  不过,这些看似宏大宽泛的命题,在《窥探》中都一一化作犯罪悬疑剧中丝丝入扣的跌宕情节,以及神秘难测的多面人格。

  比如第一集中,韩书俊这位砍断过18位受害者头颅的恶魔,却可以在妻子面前温暖贴心,和多年不见的老友促膝长谈,尤其是在安在旭这位帅气大叔的演绎下,完全看不出变态的痕迹。

  可当他发现妻子当众道破自己的罪行之后,立即转变眼神,在平淡如云的凝视中藏匿着无尽的恫吓与惊悚。

  而到第四集中,原本对邻里老幼呵护备至的郑巴凛,竟然在最后拄着拐杖走到被绑架的儿童面前,显示出从未表露过的狡诈和阴险。

  当然,看过《窥探》的剧迷们都知道,这些看似实锤的身份确认,只不过是剧集一次又一次的神转折而已。

  毕竟,在总共20集长度的篇幅中,编剧不可能让成耀汉、郑巴凛这两人的身份及其背后的故事,在第四集就前露底。

  除此之外,《窥探》在视觉语言的象征手法上,儿童犯罪的尺度层面,以及对韩国社会热点事件的观照上,亦不乏亮点。

  比如剧中不断将“原罪”和宗教相互勾连。在对韩祝福(韩书俊之子)成长过程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其实是个渴求上帝将其解脱的无助者,不愿成为恶魔的继承人。

  而当他成年,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屠戮后,他总会将被害者的手指和基督教的十字架标志相呼应,以此讽刺基督教的解脱无能。

  剧中,最能令人产生共情的角色,是朴柱炫饰演的幼年被性侵过的吴凤怡,一个只能和奶奶相依为命,且一到下雨天,便因创伤后遗症无法动弹的可怜女孩。

  她在剧中的作用,除了与男主角郑巴凛产生情感互动,更是在控诉韩国荒诞的法律系统。当那位曾性侵过她的强奸犯即将从牢中出来时,我们想到了“素媛案”中十恶不赦的罪犯赵斗淳,一个本该被判处死刑的囚犯,结果不但可以出狱,还要韩国政府想方设法的“保障”他,令人愤懑且寒心。

  有了这些细部结构的夯实,《窥探》只要继续保持目前流畅且合乎逻辑的剧情线,它就会成为近期观赏度极佳的韩剧。

  而对于剧中那个基因检测技术的两难态度:是选择为了大多数人的安全,去扼杀一个潜在的天才;还是为了保留一个天才,让所有人都面临着潜在猎杀的风险。

  大家不妨想一想,换做是你,该如何抉择呢?

首页 | 明星 | 影视 | 音乐 | 综艺 | 演艺 | 热点
  • Copyright © 2010-2018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本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网友提供 QQ:3007379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