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看点_热门娱乐资讯聚焦地

北电中戏正在批量生产Angelababy

当前位置:首页 > 明星 > 正文
Date:2021-05-12 11:34   来源:娱乐看点网   

  继穿搭女明星之后,娱乐圈又一个新工种引起了我的注意——

  科班流量。

  说起来,这俩新岗位还有相似之处。

  穿搭女性又纯又欲、又甜又辣,科班流量又是科班出身又是流量王者。

  把反转和碰撞感直接拉满。

  也把娱乐圈捧人的下限再一次往地坑里锤了一大段。

  有一句夸人会演戏的耳熟场面话,我一直很费解——

  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是演技一直在线。

  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科班很厉害的捧场气息。

  时常令人怀疑表面上是在夸非科班演员,实际上是在暗戳戳抬高科班演员的地位。

  原来娱乐圈的硬通货除了含金量高的奖项和拿得出手的代表作,还得加上“正经三大影视院校出身”这一项。

  要我说,科班滤镜碎得还不够彻底吗?

  唐嫣顶着“中戏之耻”的名号持续批发俗套演技,这么多年了也没有靠真本事撕掉标签。

  北电那一箩筐的演技困难户就更多了,永远在努力,永远没实力。

  2021年了,还拿科班出来说事,果真是没有可吹的了。

  小心这个标签哪天就风头一转,变成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新嘲点。

  毕竟,只要沾上流量,不可控就是几乎唯一的可能性。

  周也,眼看着要成为新一代科班女流量了。

  北电20届毕业生,隔三差五来个热搜的新晋流量小花。

  先是靠着《少年的你》里的校霸女二狠狠刷了波热度,打出了“拒绝傻白甜”的95新生代旗号。

  今年年初又作为《山河令》的“女主角”备受怜爱,打造了女演员通过耽改剧吸粉的榜样级案例。

  这中间还穿插着大小姐气质、高级脸的全网联动式营销。

  不懂就问,这就是“北电最美考生”的排面吗?

  业务能力到底有没有不知道,反正是已经吹上实力派小花的定位了。

  但是看看周也的新剧,“演技挂”这仨字就算是昧着良心收了钱也夸不出口。

  高开低走可能都是褒义,断崖式口碑下跌才比较中肯。

  五官乱飞派后继有人了,把毁容式演技发扬光大。

  一副看起来不太聪明的样子,把难过演成了失智。

  明明是一个严肃的画面,却处处是可云附身既视感。

  用瞪圆的眼睛和咧开的嘴表达情绪,生怕搭不上“炸裂式演技”这趟便车。

  想走流量路线就光明正大地走就是了。

  偏偏还要拿演技做文章,立颜值演技双在线的95top人设。

  看起来是想好好在演员事业上发力,但全网覆盖式的营销又能一秒打消我刚刚好转的印象。

  很多人对科班演员还是留有一丝期待,到头来发现这学上得一无是处。

  北电四年,确认已经拿到了毕业证,就这?

  其实往上看看周也的师姐们,就能发现科班从来都不能跟演技划等号。

  每次看到XXX演技如何的问题,我都感到无从下口。

  先看有没有,再说怎么样。

  你不能评价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前艺人郑爽的台词功底已经差劲到不能用一般的语言形容了。

  她念词烫嘴,观众也跟着上火。

  不看字幕堪比同声传译受刑现场。

  表情管理和情绪推进也没一样上得了台面,不把观众尬得抠脚已经是万幸。

  这样的“北电校花”,流量池里滚一圈,成了个“笑话”。

  娜扎也算得上是挤眉弄眼派系绕不过去的一员猛将。

  演技拉胯已经是烫知识了,不是特别让人出戏的场景都懒得嘲。

  每个毛孔都在用力,想把角色的焦急展示出来的想法呼之欲出。

  但是到最后只有观众看得着急。

  “北电最美素颜考生”的通稿还历历在目,十年过去,还在延续这套老传统。

  除了美和八卦传闻,什么都没留下。

  还有另一位“北电校花”吴谨言。

  在于正剧里还能靠着人设加持,不至于太露馅。

  去别的剧里走一遭,各种演技上的缺陷都暴露出来了。

  一些有美女包袱的女明星不敢做大表情,吴谨言正好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无时无刻不在用离奇的面部状态演戏。

  神态不够,五官来凑。

  吹胡子瞪眼简直就是专门用来和她的表现配对的。

  三天两头被这些科班生的演技震惊到,上赶着给吃瓜群众送搞笑素材。

  “三大殿堂”的含金量不断下降,镀金层早就遮掩不住本来面貌了。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这句话都快不成立了。

  有些人,连入门级的业务能力都不具备。

  唯一能证实的所具备的从业水平,录取条件上写的很清楚。

  听力正常、无肢体畸形、女生女生一米六以上男生一米七以上......

  可能这就是全部的门槛了。

  科班流量们顶起了当今娱乐圈的半壁江山。

  准确点说,是娱乐圈热闻的半壁江山。

  演技时常离家出走,甚至一去不返,又或许从来未进过一家门。

  但是尬或不尬的营销点,找家门一找一个准。

  看看他们演过的戏,最佩服的就是在校的老师。

  怎么能顶住五味杂陈的心情,接受自己的课堂上呈现出这样的作品。

  不过转念一想,他们上过的课说不定一双手一双脚都数的过来。

  也算是造福老师了。

  科班流量,典型的过河拆桥。

  吃着科班的饭,演起戏来就“忘恩负义”。

  唯独把“流量”这个标签演绎得深入人心。

  科班作定语,修饰流量。

  前者为后者服务。意为,以科班人设为己任的流量明星。

  前人打江山,后人坐吃山空。

  现在的小生小花吃着科班的红利,说句是在前辈们栽好的树下乘凉也不过分。

  以前科班出来的演员,还是多多少少有保障的。

  中戏96级,直到现在还时不时被拿出来夸。

  章子怡、刘烨、袁泉、秦昊、秦海璐......

  哪一个人单拎出来,都有能抗住审视的角色演绎。

  就算大家对演技的理解有不同取向,也能有来有回,值得一番争论。

  二十多年前,这群人还处于好不容易考上大学、接连遭受打击的混沌阶段。

  形而上学,不行退学,用在表演专业十分贴切。

  毕竟演戏这种东西,的确很玄乎,不是想抓就能捞到手。

  章子怡和刘烨的难兄难妹组合,在大一学年举步维艰。

  他俩的所有汇报作业,没有一个是合格的。

  章子怡学表演学得精神紧张,恨不得退圈逃避。

  梦里在编排第二天的剧本,站到台上就开始瑟瑟发抖。

  刘烨也深陷学业焦虑,想着用各种奇葩招数解压。

  大半夜跑去什刹海,站在雪地里哇哇哭。

  秦海璐、胡静的日子过得也不舒坦。

  被作业折磨得天空都失去了颜色。

  而被老师和同学盖戳认定好学生的袁泉,怀疑自己也有半年之久。

  再看看如今自带气场、独有味道的成熟大女人,不知道当年的历练化成了几分功底。

  我拼命在脑海里搜索90后演员们在学业上经历的挫折。

  还真没有任何一个人传出来害怕作业压力巨大。

  吴磊和宋祖儿在活动现场交流写论文难题,可不属于这一范围。

  充其量也就是对学生分内事的常规吐槽。

  左思右想,没有挫折,倒是有波折。

  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关晓彤的留级谣言和刘昊然的延毕风波了。

  鹿晗粉丝换头像内涵关晓彤

  他俩被卷进来,是因为外出拍戏上课请假、学分来源不明,这才看起来不是那么顺风顺水。

  面临的那些争议,不说完全客观公正,也是对学生身份和毕业资格的合理质疑。

  部分粉丝倒是心疼得不得了。

  摆出一副“我家哥哥姐姐到底得罪了谁”的架势,浑然不觉这其中有什么问题。

  要是梅婷跟他们一个时代,肯定不用做出退学的无奈之举了。

  说不定还会因为校内校外两开花,荣称“中戏之光”。

  但那时候,影帝影后们每天还在为作业发愁,觉得自己前景渺茫。

  而现在,王俊凯毕业大戏舞台上几秒钟的原声台词也能被变着花样夸上天。

  路人想评价一句“太僵硬了”也要加上“个人觉得”“不喜勿喷”这样的前后缀,求生欲满满。

  是粉丝滤镜在作怪,还是对演员的要求降低了。

  真不知道是该说一句以前的明星太不自信了,还是现在的人太自信了。

  短短二十年,学风校风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

  严进严出一路向着宽进宽出狂奔,完全没有要减速暂停的迹象。

  不可能单纯是影视专业的教育出了问题。

  背后支配这套逻辑的,是社会观念的变化。

  一切向生意看齐,流量就是话语权,就是解释一切的万金油。

  三大院校出来的学生被批整体素质下滑,有赖于娱乐行业的高曝光性。

  其他行业的隐秘变动甚至说腐朽,只是得益于低出圈率,没有被大加讨论罢了。

  从上世纪末到如今,娱乐行业的流水线造星模式日益成熟。

  选秀一茬接一茬,薅秃了秀粉的钱包,买单的却仍大有人在。

  大小公司早早物色人选,上到初入校园的新生,下到养成系小学生,统统打包装进发财的潘多拉魔盒。

  偶像工业早就见怪不怪,让人们先习惯于这种行业规律,再臣服于这套体系。

  黑红也是红,有人这样成功过,就有无数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搞些幺蛾子出场。

  一部耽改剧捧红了两位男主,马上就有耽改101盯紧这流量密码。

  剧圈遇冷经费收缩,一堆人就从剧组跑去真人秀秀场扎堆。

  人群的流动方向永远是闻着名利味儿去。

  金钱和声名来得如此轻松,谁还会想着慢工出细活?

  赚快钱成了可以接受的事情,坐冷板凳倒是显得不识时务。

  靠着营销和资本投喂火起来,收割粉丝,获得更多的资源和曝光。

  以比上一次循环更火的状态开启下一轮的敛财、吸粉。

  大家渐渐默认了资本的权力和能力,不愿与之争辩,甚至将一切合理化、常态化。

  这套流程其实用在其他领域也同样适用。

  只不过兜售的商品不同,娱乐圈卖的是明星形象和商业价值、其他行业卖的可能是实体产品。

  消费者付出的,除了有形的钱,还有不能忽略的注意力和喜爱度。

  雪球越滚越大,管它沾上了什么地面碎屑和垃圾,能膨胀起来就行。

  为了加速和省劲,往山下推总比上山划算。

  演员们包括科班演员,跟雪球一样被推着下坡。

  势能那么大,根本来不及把雪堆得实一点、找条干净的雪路。

  看起来势头良好一直在往前跑,但方向是俯冲。

  最后一头扎进了坑底,周围都是高地出路都看不见。

  但那时候推手已经离场,被蜜罐子泡胀的流量明星也很难有能力自救。

  短期利益到手之后,他们失去了利用价值。

  所有的光景都集中在数据飞天内里空荡的几年间。

  众所周知,科班也有鄙视链

  而还在场上角逐的这些人,仍旧想用“科班”镀层金。

  给自己乏善可陈的业务能力增加点底气。

  要是科班真这么百试百灵的话,辣眼睛名场面能消失少说一半。

  把刘天池请到自己身边一对一教学都没什么起色,在电影学院象征性上几节课就演技飞升了?

  如果非要拿“科班”出来说事,最好也是自己给“科班”长脸。

  而不是让科班挡住对自己工作能力的质疑。

  今天的明星们以科班为荣。

  希望明天的科班能摆脱以他们为耻的噩梦。

  再拿科班说事,一律视为碰瓷

首页 | 明星 | 影视 | 音乐 | 综艺 | 演艺 | 热点
  • Copyright © 2010-2018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本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网友提供 QQ:3007379060